投招標過程中有時候也要把稅負考慮進去了

投招標過程中有時候也要把稅負考慮進去了


1、從招標方的角度看,無論是業主單位還是作為總包方的建筑業企業,其最重要的決策指標就是投資成本,也就是說,在其他條件相同的前提下,哪個方案成本最低,哪個方案就是最優方案。

2、從價值鏈的另一端看,保證中標價格最大化又是投標方的目標,這樣投招標雙方將圍繞價格的形成過程展開博弈,當某一投標方的某一報價水平符合招標方的預期成本時,這個報價將成為中標價。

3、決策主體的計稅方法不同,其決策指標的含義也不同。對于沒有抵扣需求的非經營型招標方而言,應以投標方的含稅報價作為決策指標,無需進行價稅分離;對于有抵扣需求的經營型招標方而言,應以投標方的不含稅報價作為決策指標。

4、盡管增值稅是價外稅,不直接影響損益,但是選擇不同計稅方法將會影響納稅人現金流出的時間和結構,從而導致附加稅費有所區別,也就是說,不同計稅方法的報價,對一般納稅人的業主而言,還是會影響其損益水平。
請您點擊查看:企業所得稅的匯算清繳中各種稅費都有哪些不同?

5、例 長江房地產開發企業為一般納稅人,其開發的某項目不含稅招標控制價為108元,該項目適用一般計稅方法計稅,附加稅費率為12%。參與投標的環球建設公司和昆侖建設公司的報價分別為111元(一般計稅)和103元(簡易計稅),均未超過長江公司的控制價,且不含稅價均為100元,長江公司應當選擇哪個中標?

投招標過程中有時候也要把稅負考慮進去了

假定,長江公司當期銷項稅額為A元,選擇環球公司,意味著其當期納稅現金流出為(A-11)元;選擇昆侖公司,意味著其當期納稅現金流出為(A-3)元。選擇前者比后者節省當期納稅現金流出(A-3)-(A-11)=8元,節省附加稅費8×12%=0.96元,利潤和現金流量均增加0.96元。

也就是說,對于有抵扣需求的經營型業主而言,在招標時,不同的不含稅價格應選擇較低者,同樣的不含稅價格,應選擇按照一般計稅方法計稅者。

6、需要注意,以上結論隱含的一個前提是,招標方當期或在不遠的將來銷項稅額要足夠大,如上例中的A至少要大于或等于11元。

如果招標方銷項稅額不夠大,如上例中的A小于或等于3元,或者存在長期留抵現象,上述結論正好相反。

7、從另一個角度看,兩個不同計稅方法的投標方,針對同一個項目報價時,假定其不含稅成本相同,期望利潤率相同,那么它們的不含稅報價不會相等,一定是簡易計稅的不含稅報價要高于一般計稅的不含稅報價。

也就是說5中的案例,環球建設公司和昆侖建設公司的不含稅報價均為100元的假定是不成立的。

8、假定,兩公司的期望利潤率均為10%,環球建設公司的報價構成為:不含稅成本×(1+10%),昆侖建設公司的報價構成則為:(不含稅成本+進項稅額)×(1+10%)。

由于昆侖建設公司選擇簡易計稅方法計稅,按照現行政策規定,其進項稅額不得抵扣,沉淀為成本,從而導致其報價水平高于環球建設公司。

投招標過程中有時候也要把稅負考慮進去了

9、對招標方的啟示:

一是,簡易計稅方法計稅的含稅報價并不一定比一般計稅方法計稅的含稅報價低,也就是說,正常情況下,103元和111元不會同時出現,有可能是108元和111元同時出現。而108元對應的不含稅成本108÷(1+3%)要大于111÷(1+11%)。

二是,如果真的碰到103元和111元同臺競技了,則說明111元報價者的期望利潤率要高于103者,人家簡易計稅的成本高,不含稅報價才100,你一般計稅進項稅額可以抵,成本比他低,怎么也報100元?

招標方可以要求要求111元報價者讓利,比如降為95×(1+11%),這樣就可以既降低不含稅投資成本,還會節省附加稅費。